« »

1月 23 2009

神奇的一天,诸事不顺

Published by at 20:33 under 似水年华

起床洗漱完发现桌上的无线路由不闪了,进而发现整间寝室都没电,下楼出门时楼下阿姨巡楼去了,只能等回来再解决了。

昨晚开始降温,大概十点钟外面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风声,今天一出门,这风果然没白吹,外面终于比寝室楼里冷了。

跑到四食堂吃早饭,买完拌面换另一个窗口买鲜奶,前面排了个极品大叔,挑了半天不说,打完卡还赖在窗前jjww,意思是服务员短斤缺两啥的,大清早的大家都赶时候,后面那么多人等着,打卡前你怎么不说?我一火就把奶瓶推到前面示意服务员打卡,我打完卡走远了还能听到他在那边jw。

吃完早饭还剩半小时,坐公交是来不及了,直接跑到北门钻进一辆taxi,我说武林广场星巴克,司机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两遍“星巴克”三个字,我晕,居然还有taxi司机不知道星巴克为何物的,我只好说“麦当劳旁边”,这下司机终于知道方位了。

上午课上到一半,宝珠笔没磕没碰就莫名其妙掉了珠子。

下了课在孩儿巷口等轰轰过来一起饭,老妈一个电话过来,我摘下左边的耳机接电话,结果上盖连着单元留在了耳朵里。打完电话检查发现线断了一根,上盖的密合度也有问题了,这条K14P当时是三四十块问茱儿收的二手,遂鉴定为失去了维修价值,回头去买条K314P续弦,某条曾经号称是忠实的AKG党的虹已经在用铁三角的WM5了,于是现在要换我做了。

轰轰到达之前遇到了Dan(进口那个)和Yvonne,站在寒风中在手机上写blog写到手冻僵。Stephanie下午在外文那边上课,我一点十分还在花溪王里吃午饭,来不及去路过了。

吃完饭先去银泰配宝珠笔芯,我和轰轰同时大叫怎么那么多人,算来算去今天也就廿八,再前两年年三十还都在上班呢。冲到派克的柜台说要宝珠笔芯,营业员啥也没问拿出来一支,付完钱装好写了两笔发现粗了好多,轰轰拿过笔来拧开一看,我才发现上面喷着Medium,换下来那支是Fine,接着又发现外包装上用中文喷着中号,喷口血。

穿过武林广场时两个人开始抱怨为什么广场东西地道不连通,从麦当劳星巴克来回电信大楼或者从大剧院来回杭百都得上下两次地道或者一次地道一次天桥。我说我回去要把这个写进blog,鉴于前天骂了TX昨天Qzone上面残废的RSS就消失了,难说明天东西地道就通了。轰轰说同学你要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说旁边修地铁的盾构机半夜没事来路过一下就打通了,于是又被说恶趣味-_-

杀到旗舰,发现很多摊位已经被蓝布围了起来还打上了封条,冲到金普生时他们正在收摊,life没货,轰轰把玩了一会儿opus决定败之。最神奇的是老板居然还记得我们就是去年来找life的那两个,整整11个月了……

从旗舰出来冷风吹得人要窒息,大概是因为文三路上没有延安路上那么密的人流当防风林。终于打通了欣韵的电话,果然已经歇业了。又打小袁和长虹的电话,长虹说高新二楼有家AKG专卖。东信对面并排的三家奶茶店全部关门了,我们只能跑到旁边便利店买暖房里的罐装咖啡喝。折回到高新,终于知道延安路上那么多人是哪儿来的了,这边比旗舰还夸张,一眼望去整一层楼亮着灯的摊位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上下晃了一圈没看到开着的摊位有卖AKG的,年前只能先用回PT850了。

出了高新,鉴定为我今天出门没看皇历,诸事不顺,决定回寝室宅着。到了寝室还是没电,跑到楼下问阿姨,说宿管办来通知,不吃年夜饭的不能再住在学校里。MD,老子交了整年的住宿费,也按照你们的要求登记了回家时间为24或者25,只不过不吃年夜饭,23号一大清早就不说一声断电赶人,早都死哪儿去了?当然这些话没对阿姨说,宿管办一群老爷吃抱喝足,他们管理员也只能跟我们一样缩在阴冷的寝室楼里挨冻。阿姨说今天已经有好多同学跑下来问为什么突然断电了,我点点点。

吃完饭就宅在寝室里了,应该不会再有啥奇遇了吧。咳嗽还不见好转,吃药吃药。



本文链接地址:http://blog.cuilw.com/post/404

No responses yet

Leave a Reply